提案管理信息系统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史纵横 > 文史工作 > > 正文内容

巴渠县与賨人文化

更新日期:2018-09-27  来源:本站   编辑:刘登平   

      上古时,大巴山南北生活着一支重要的民族——板楯蛮,又称“賨人”(图腾崇拜蛇,亦称“蛇巴”)。秦汉时期,蛇巴人以麻布为赋,“呼赋为賨”,“賨人”由此得名。两汉还有“南蛮”等称谓。尤以东汉车骑将军冯绲回家乡宕渠县调族人出征,大显神威,“板楯蛮”的名号在朝野非常响亮。《后汉书》则以板楯蛮记入史书。《华阳国志》有丰富的记述。秦汉宕渠县故城遗址,位于渠县土溪镇渠江东岸,占地面积约550万平方米。北西南三面环江,依山傍水。《华阳国志》宕渠郡:“宕渠盖为故賨国,今有賨城、卢城”,其城约建于春秋中期,是賨人(蛇巴)的活动中心。东汉时,因车骑将军冯绲增修,又叫“车骑城”。《太平寰宇记》:“邻山重叠、险比相次,古之賨国都也。”

        宕渠賨人文化在秦汉、魏晋时期的西南地区颇具影响。“賨人”是世居渠江、嘉陵江流域的土著民族,有罗、朴、昝、鄂、度、夕、龚七大姓氏。族人身躯高大,性情敦厚、质直好义,敬信巫觋,以渠江的“城坝”为中心,在相对稳定的地域环境中发展进步,创造了具有民族特色的灿烂的古典文明成就。东晋末,地为僚人所侵,士民流亡、城廨荒废。

        巴渝舞  武王伐纣曾有著名的牧野盟誓,誓师时列举了蜀、卢、濮等西域八国。《华阳国志》指出“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著乎《尚书》。”牧野之战賨人“前歌后舞”、“歌舞以凌,殷人前徒倒戈”,一战成名。周天子封其宗姬于巴(虎巴),爵之以子。上阵建功的是前歌后舞的“蛇巴”(板楯蛮)人,而受封、派驻宗亲的是“虎巴”(廪君蛮)人。

        楚汉相争时候,刘邦王巴蜀、汉中三十一县。阆中人范目说汉王,要(约)募发賨民为刘邦“还定三秦”。賨人“为汉前锋,数陷阵”。賨人勇健好歌舞,王见“巴渝舞”喜之曰:“此武王伐纣之歌也!”实为世代相传的说法。刘邦得天下后,将“巴渝舞”引入宫廷,规制宏大,尽显武舞气势。《汉书.礼乐志》记载,巴渝舞曲目总共四章,有鼓员三十六人。《上林赋》赞叹巴渝舞“金鼓迭起,洞心骇耳”。巴渝舞在隋唐之后不见记载。而川东地区民间传承,逐渐演变为竹枝歌。

        竹枝歌 “竹枝歌”被乐府列入《近代曲》名目。发端于賨人(蛇巴)口头传唱的民歌,或齐歌共舞,或一人领唱众人附和,人们边舞边唱,用鼓和短笛伴奏。民间经常进行赛歌活动。最早可追溯到商周之际,传说武王伐纣“前歌后舞”,后以“巴渝舞”传世。民间,在狩猎或耕作之余,相聚而歌、即兴起舞,击鼓以赴节,踏木牙为乐。战国时期,荆楚有“下里”和“巴人”等流行歌曲,“下里”是楚歌,“巴人”是巴歌,“千人唱、万人和”,气氛甚为壮观。楚歌带有巴风,巴歌也有楚风,二者相互渗透,互相融合。竹枝歌与“巴渝舞”、“巴讴”有民族和地缘文化传承关系。

        《竹枝词》则是一种诗体,是由古代川东的民歌演变过来的。唐代刘禹锡把民歌变成文人的诗体,对后代影响很大。竹枝词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由于社会历史变迁及作者个人思想情调的影响,其作品大体可分为三种类型:一类是由文人搜集整理保存下来的民间歌谣;二类是由文人吸收、融会竹枝词歌谣的精华而创作出有浓郁民歌色彩的诗歌;三类是借竹枝词格调而写出的七言绝句,这一类文人气较浓,仍冠以“竹枝词”。

        刘禹锡于唐穆宗长庆年间(822-824)任夔州刺史,作《竹枝词》十一首。《竹枝词九首》引言:“四方之歌,异音而同乐。岁正月,余来建平,里中儿联歌《竹枝》,吹短笛,击鼓以赴节。歌者扬袂睢舞,以曲多为贤……故余亦作《竹枝词》九篇,俾善歌者飏之,附于末。后之聆巴歈,知变风之自焉。”北宋《太平寰宇记》卷一三七记巴渠县风俗云:“此县当夷僚之边界。其民俗聚会则击鼓、踏木牙、唱竹枝歌为乐。”宋代诗人杨万里、苏轼等均有《竹枝歌》或以竹枝词牌填写的诗词。其中杨万里“月子弯弯照九州, 几家欢乐几家愁; 愁钉人来关月事, 得休休去且休休。”一篇较有名。

        竹枝歌盛行于唐宋时代,是川东賨人地区民间流行的歌舞。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广泛的群众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