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案管理信息系统
当前位置:主页 > 委员风采 > 创业谱 > > 正文内容

记青年企业家李宏奎

更新日期:2006-01-23  来源:    本站原创   编辑:刘登平   

用生命撑起一片蓝天

——记开县城市垃圾处理厂厂长李宏奎

刘登平

    初见李宏奎,这位开县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优秀政协委员,给人的印象是斯斯文文,白面小生的气质。但是,他却用自己赢弱的身躯,撑起了一片蓝天,在新世纪的坐标上描绘了重重的一笔:开县有史以来第一个国家亿元重点工程——城市垃圾处理厂,仅仅运作了七个多月时间,就已成功地投入了营运!
   他,用生命铸就了辉煌,涮新了历史!山的伟岸,海的奔腾激荡,激起了多少人奋进的渴望,然而,松林涛涛,彼岸遥遥,并非所有的跋涉者都能梦想成真,惟有那些怀着坚定信念穿越无数风雨的勇士,才能最终迎来充满欢声笑语的辉煌时刻!
    李宏奎确信人生也如此,人必须凭借其内在力量建立起自我的信心与人生的期望,惟有如此,才能在任何时候拥有奋进的不竭动力!
    两年来,李宏奎以他高尚的人格魅力和对事业的执著,从开县到重庆上北京,处处留下有他最真最感人的故事。一片真,赢得了国家重点项目;一片情,换来了国家上亿元的投资,更以他坚定的信念、非凡的能力、超人的胆识,并以“最短时间、最少代价、最好质量”建起了一座国家重点工程——三峡库区最大的垃圾处理厂,而且,从工程开工到现在,没有出现一起安全事故或质量事故,实现了“重大工程零事故”的理想目标,赢得到了国家专家组的肯定,得到了社会普遍赞誉。
    我以一名政协委员的身份采访了他,在短短的接触中,真正领略到了一位政协委员的风采,从李委员那充满自信的目光和饱含人生哲理的话语中,笔者深深感受到了强人特有的那份生命活力和创业激情。
 
                           ●上篇 迎难而上 敢立潮头唱大风

    鲁迅先生有句名言:“什么是路?就是从没路的地方践踏出来,从只有荆棘的地方辟出来的。”2001年9月,时任开县移民开发公司副经理的李宏奎被任命为城市垃圾处理厂厂长。说是“厂”,其实是一个尚待组建的“四无”单位:无厂址、无办公地点、无资金、无工作人员。面对一个陌生的行业,一切都得从头学起,从头越。他深深知道150万民众对蓝天碧水的期待,深知自己肩着的是责任,担着的是期望。他,没有徘徊,更没有退却,而是迎难而上,敢立潮头,大胆开拓这个全新的领域。于是,在一个与人共处的办公桌上,他开始夜以继日地搜集资料,描绘蓝图,草拟方案。
    建厂初期,他到万州,上重庆,抱回了大摞大摞的行业书籍;不会电脑,专门请了一位计算机老师,熬了近十个通宵。他一头埋进办公室,没日没夜地啃书,上网查资料,攻破了一个又一个难题。心中的蓝图渐渐清晰,建厂轮廊也渐渐明朗起来,从此,拉开了城市垃圾处理厂建设的序幕。
     为争取国家立项,早日拿到项目批文,他记不清向重庆、北京跑了多少次,风里来,雨里去,日夜奔波,拜会一个又一个专家,造访一个又一个学者,他提出过一千次理由,陈述过一万遍优势,用自己的真情和激情频频打动了专家和学者们的心。他第一次进出高级宾馆,是揽办立项评审会,那次,他在重庆租了一间宾馆的中型会议厅,一个人草拟方案,送审资料,布置会场,然后一个一个地上门邀请专家、学者。他,只身一人在重庆,独立潮头唱大风,竟然井然有序地把这项重点工程的立项批文搞定了。不可思议的是,像这么大一个项目的立项,一般都要动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才能完成,然而,这位斯斯文文的白面小生却凭借自己的果敢和毅力,以一抵万,未辱使命,创下了奇迹!
    接下来,就是项目的选址和投资评审。
    厂址,只能选在三峡蓄水水位线175米以上,而且还要达到国家几近苛刻的8 条标准!李委员,独自一人,背着行囊,上路了!他以县城为中心,在周围20公里范围内,全面考察对比。山高坡陡,荆棘丛生,爬了一山又一山,翻了一岭又一岭。天未亮就出发,晚上深夜才归家。饿了,咬一口自备的面包和馒头;渴了,就掬一捧山泉。当地农民看到他成天在山里转悠,还误认为他是“强盗”来山里踩点的,闹了不少笑话。两个月下来,胶鞋磨破了一双双,身上划破口子一道道,腰身也瘦了一大圈,竟然掉了七八斤肉。经专家来开县考察论证,终于敲定在“芝麻冲”建厂的送审方案。可是,在李委员之前,开县城市垃圾处理厂也曾选址多处,耗资不少,终因不科学,被专家们否定。然而,这次选址,几乎没花国家一分钱!李宏奎的成功是实践,是脚踏实地,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实践,出决策;实践,也能出效益!
    2002年5月他又两上北京,进行项目投资评审,抵达目的地后来不及休息,他又一趟趟地将大堆资料和图纸搬到评审会场,送到每个专家手中,他发表了一个多小时的“演说”,从开县的县情到新县城的前景,从垃圾处理的现状到百万帅乡儿女的渴望……讲得有理有据,会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连持怀疑态度的专家也激情涌怀,欣然投了赞成票。国家计委项目评审处处长朱秀珍动情地说:“小李是个办实事的人,把项目交给他,我们放心!”那晚,李委员兴奋得一夜没合眼。这次,仍然只有李委员和一位同事,没有惊动任何县级领导,更没有劳师动众,仅此一项,就节约资金数十万元。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李宏奎模式,无疑荡涤了我们的灵魂,让我们看到了真情,是那么弥足珍贵!
   被感动的不仅仅是专家们,还有开县金融界的领导,国家资金未到位,但是工程不能等待。急着找米下锅的李委员硬是打动了县农行,先后借贷了130万元作为工程启动资金。
   领导的信任,专家的支持,给了他无穷的力量。2002年7月,日处理250吨总投资9634万余元的城市垃圾处理厂终于批下来了!4000万元专项资金也于当年10月划拔到位。

                         ●中篇 创业路上 用生命铸就辉煌

    走进“芝麻冲”,一种氛围,一种精神,一种力量扑面而来。这儿,是垃圾处理厂,更是灵魂净化地。这儿, 人气特别旺,旺得像一团火。工人们一个个生龙活虎,有一股帅乡人特有的心劲儿,个个都像李宏奎那样精神、那么充沛。笔者置身其中,无不为之击节而歌,被一种人格力量深深感染着。
    子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李宏奎,这位垃圾处理厂领头人,更像一位指挥若定的将军,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与工人们一起战斗,一起流汗,以榜样的力量引领着几百号工人以厂为家,日夜建设着自己的家园。
   征地拆迁是第一大难关,它涉及到方方面面,触及到厂区386位村民的切身利益。李委员率先垂范,带领副厂长王修兵一行,走村窜户,搞宣传,作动员,解难题。每天天不亮,他就和工作人员一道,上山清点青苗林木,丈量房屋土地,核对动迁人口,把“芝麻冲”的芝麻小事当成大事,不敢有半点疏忽。往往,一个户要做几天几晚的工作才能搞定。“跑酸了腿,磨破了嘴,只差没掉泪!”李委员很感憾地对笔者说。尽管如此,仍有不少难啃的“硬骨头”,关子村有个叫石炳福的,当时买了一户三峡外迁移民的房子,死活不肯迁走。李委员多次上门做他的工作,和他拉家常,谈心事,从“锅里碗里”谈到“大家小家”,本着再亏不能亏老百姓的思想,最终找到了让他心服口服的万全之策。
    整个厂区占地300多亩,涉及到2个村11个社146户,没有摆一件遗留,没有叫一声苦和屈,没有请过这家那家职能部门出面,没有一起上访事件,完全凭借他丰富的农村工作经验和超凡的协调能力,硬是在短短的两个多月时间里给搁平捡顺了。至今,凡知道这事的人,无不称奇,无不叹服李宏奎的智慧和谋略。
    八个月建一个亿元重点工程,这就是李宏奎!回想当初,李委员有说不完的辛酸,道不尽的苦辣。到工地走一趟,来回就是七八里,全是坡坡坎坎,每天至少到各施工点督查两三次,这,就已够他累了,还要跑材料、搞协调……这么大的工程,招标投标,质量监督,安全责任,可谓件件重如泰山,事事不敢马虎。他充分信任他的队伍,让员工各施其职,各尽其责;同时,以身作则,亲临现场,把住每道关口,落实各项措施。为加快工程进度,每天都有四五百号工人,高峰时期上千人,连续战斗了200多个日日夜夜。想象当时的“芝麻冲”,简直就是一片欢腾的海洋!
    李委员向笔者透露说,整个工程下来,最让他欣慰的是,在工程面临验收的关键时刻,工人们充分发挥了帅乡人铁的精神,昼夜加班,任劳任怨,如期完成了工程进度,而没有一句怨言!最让他内疚的是,工人王清海在铺防渗膜时,不慎滚下斜坡,居然,滚下十多米还在打呼噜!直到工友把它救起,他才睁开眼睛。李宏奎知道后,满含着酸楚和感激的泪水,亲自把王清海送到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没伤着任何地方。这,虽然庆幸,却让李宏奎至今还在内疚不安。
    2003年6月30日,是李宏奎最辉煌的时刻。这天,来自北京、重庆方面的专家学者聚集开县,对工程进行评审验收,重庆和开县各大媒体聚焦“芝麻冲”。李宏奎详细地汇报了工程建设和资金使用情况,专家们到“芝麻冲”实地进行了科学勘查。专家组组长在离开“芝麻冲”时,指着宽阔、宏大的垃圾处理厂,对李宏奎说:“小李,这个厂建得很不错,大家较满意。把这项工程交给你,没交错人。”第二天,中央电视台、重庆卫视、重庆各大报刊、新浪和搜狐等互联网,纷纷报道了垃圾处理厂6月30日如期投入运行的消息。

                          ●下篇 竹君风采 无愧人生写新篇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笔者引用清代廉官、文学家郑燮之《竹石》来形容李宏奎崇高人格和公仆情怀是名符其实的。在与“芝麻冲”那些淳朴、热情的工人交谈时,从他们的话语中笔者能够真切地感受到,他们对李厂长的那份发自内心的敬重。事实上,许多事实都足以证明,李宏奎的确是一位真心为民、甘为公仆的好厂长。
    近亿元的工程,从立项到投资评审,直至工程完工运行,谁都不会相信,公务费、差旅费、招待费等少得惊人!比起有些工程,国家的钱用完了,工程还是半拉子,其费用几乎为零!连国家计委重点项目稽察官员朱处长都瞠目不已,说他在全国稽查重点项目数万个,从没见过这样节约的工程,工程完工了,帐上还有不少节余!笔者就是冲着这一点,才去采访李委员的,好奇心促使我走进了他的内心世界,让我亲眼看到了一位“竹君”的高尚品格——一位政协委员的风采:两袖清风,不求索取,不图享乐,连我和一位县政协领导驱车十几里前去“芝麻冲”采访,他也显得“不近人情”,没有招呼我们留下吃顿饭,哪怕是便餐!
    在李委员简陋的办公室,有三张长竹椅倚墙而立,这是他经常睡觉的地方,被褥就放在文件柜里。墙上的一颗钉子,是他用来挂输液瓶的。他经常一边挂着输液瓶,一边草拟计划、处理事务。那天,县政协领导来工地视察工作,李委员正在办公室打吊针,为此,领导责怪他不到城里的医院看病而将他狠狠地“熊”了一顿。
   李委员在上任后的日日夜夜里,就再没有过节假日、双休日的概念。女儿实在太想父亲了,就给他打电话,好容易打通了,说不上几句父亲就搁电话了。“爸爸,你什么时候‘出差’回家来看我们呀?”女儿略带哭腔的话,令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他心怀歉意。
   有件事李宏奎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是在到北京上报设计方案接受投资概算的前一天,突然得知已是77岁高龄的母亲身患冠心病住进了医院。然而重任在肩,他硬将那份深深的母子情埋藏在心底,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
   李委员放弃小家,一心想着大家。目前,他正在运作一个远景规划,将工程节约的上百万元资金,拿出来建20个乡镇垃圾转运站。现在已有15个乡镇进行了规划和选址工作。相信,开县的明天将更蓝更靓!
李委员,情系垃圾处理厂,心忧新城建设,风雨两年多,孜孜创业,矢志无悔,用生命撑起了一片蓝天,在古老的开州大地上,谱写了一曲辉煌的诗章!
   三里滨湖的波光,“芝麻冲”的雄风,将永远伴他前行!
   在即将结束这篇报告文学的时候,这个凉凉的深秋之夜也快要过去了。窗外,夜空中璀璨的星星仿佛在向我耳语:李宏奎和“芝麻冲”人前方的路,必将更光明,更宽广!

                               2003.9.16 于开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李子玖:立足上海 情系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