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案管理信息系统
当前位置:主页 > 委员风采 > 创业谱 > > 正文内容

从玉米地里走出的五金老板

更新日期:2006-07-10  来源:    本站原创   编辑:刘登平   

身家8000万!玉米地里走出的小老板图片

    7月4日,似火的骄阳,市长王鸿举站在开县白鹤工业园区里问德凯公司副总邓辉祥:“你们老总涂德军回乡创业,除了家乡情结外,还有什么原因?”邓辉祥挺直胸脯大声说:“我们还看中了开县的劳动力、电力资源,看中了重庆的市场!” 

   说这话时,老邓手中那块小小的覆铜板反射出耀眼光芒,这就是他们即将投产的产品。鼠标垫大小的铜板除了光滑并无特别之处,老邓又拿出一张来,上面已镀满了电子集成线路,依稀能看出是两个圆圈。“这两个圈就是DVD的碟仓,这块覆铜板就成了一台DVD的核心线路板。”邓辉祥这个土生土长的开县汉子,在县政协委员、开县在外创业优秀企业家涂德军的耳濡目染下俨然成了专家。 

   玉米地里走出五金小老板 

   开县白鹤工业园区位于县城郊外,德凯公司的9000平方米标准厂房已经建成,准备9月份投产。董事长兼总经理涂德军远在广东东莞总部,昨日深夜,他终于在电话里现声,依然是一口开县乡音,不紧不慢地说:“我是开县义和镇太仓村人,1988年初中毕业就到广东打工了……” 

   悠长的声调仿佛在18年前三峡深处那高高的山上盘旋。老家的山真是高啊———涂德军印象最深的就是没有公路,极端闭塞。家里仅有的两亩薄地夏天产玉米,涂德军每到这时候就得光着膀子钻进密密的玉米林里掰玉米,等到热得几乎虚脱时,身上已被锯齿状的玉米叶割出条条血痕。可就算这样,家里还是穷得叮当响。一气之下,16岁的涂德军跑到广东,找亲戚帮忙进了一家五金厂当小工。 

   在冲床、铣床边下了8年苦力,1996年,涂德军有了5万多元存款。这时候他已对五金加工行业十分熟悉,于是把这5万多元全砸出去,又找亲戚朋友东拼西凑,买了台二手设备,招了两三个工人,就在一间狭窄简陋的小作坊里做起了冲床加工,终于当上了老板。4年过去,一间作坊变成了几间,最后变成了厂房才能满足客户需要。2000年,小老板有了两三百万资产,成了大老板。 

   涂德军就像当年在老家掰玉米一样赤膊上阵:不仅白天黑夜守在车间里操作,生产出五金零件后,他还要自己扛上去搭公交车送货。很快,他开始骑摩托车送货;后来他买了辆富康,送货之余兼做私家车。 

   涂德军对我们说,其实到“富康”这个点上如果要停下来,那也说得过去———每年从开县老家出来打工的老乡成千上万,最后能成百万富翁的能有几个?可是他停不下来了,因为老家的玉米叶还在刺痛着他,他还要往前走。 

   进军高科技产业 

   涂德军知道,普通五金产品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低,而且生产过程中噪音、污染都不小,很难持久发展下去。他终于发现了一个高科技、环保型的项目———电子线路板。电视、DVD、电脑显示屏甚至MP3、MP4,任何电子产品都离不开集成线路板,而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电子产品的市场空间在无限拓展;国内只有区区几十家企业在做线路板,其余的就得依赖进口,成本太高。这个行当,不怕你赚不到钱,只怕你不想赚。 

   2002年,涂德军全面转向生产电子线路板,开始了“企业家”意义上的创业。他倾尽全部家当,加上借贷来的数千万元资金,在东莞虎门租下了现代化的标准厂房,引进了国内比较先进的线路板自动生产线。果然,市场就像预测的那样广阔,涂德军几乎没遇到任何挫折便走过了2005年,这时候他的企业资产已超过了8000万元,年销售额上亿。 

   富康悄悄退役了,涂德军有了两辆车,一辆奔驰,一辆奥迪。 

   回乡创业一举多赢 

   2005年,开县开建白鹤工业园区,涂德军第一时间赶回来投资6500万元,创办了重庆德凯覆铜板有限公司。在跟我们“煲电话粥”的时间里,他有些得意地说:“一个投资项目,我达到了三赢。” 

   第一赢,赢在拉长了产业链,增加了利润增长点。线路板只是电子产业的中端产品,往上走可直接生产电器,往下走可生产线路板的原材料,也就是覆铜板。 

   第二赢,赢在他实现了回报家乡的梦想。例如就业———德凯公司9月投产后打算全部招下岗待业青年和移民,可以为开县解决800个就业岗位。还有利税———按涂德军的规划,投产后3年内,年产值要达到3.7个亿,为开县地方上税3000万元。还有产业结构调整———一块覆铜板成本150元,利润30元,加工成线路板后成本增加不多,却能卖到四五百元;如此高附加值、前景广阔的朝阳产业,将来必定成为开县乃至库区的支柱产业。 

   第三赢,赢在靠近资源,靠近重庆市场。广东缺电,一周至少停两天电,而开县电力资源充足,白鹤电厂就在德凯公司隔壁。不久前重庆西永电子工业园开工,惠普、北大方正等巨头纷纷入驻,涂德军知道他们需要自己的线路板和覆铜板;为此他早早在开县布局,就等着杀进西永“硅谷”的那一天。 

   涂德军最后说,现在他在思考企业管理的问题,思考如何考核员工调动积极性、如何脱离家族经营的问题。去年他专门去了趟兵马俑,不知道是不是想用远古秦兵方阵的模式,来打造他那个从玉米地里走出来的商业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