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案管理信息系统
当前位置:主页 > 委员风采 > 创业谱 > > 正文内容

廖代坤的木耳“蘖”磐

更新日期:2008-02-19  来源:    张毓汉.刘登   编辑:刘登平   

汪洋赞扬廖委员的"黑木耳"

一个胖墩墩的矮个子,十足的农民企业家派头,一言一举都透着苍茫大地的厚实与憨直,也有几分政协委员的执着与智慧。第一次接触廖代坤就觉得他是一个“靠得住、有本事”的人.

廖代坤与黑木耳结下不解之缘还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事。那时,开县高桥镇周围山上长满了青杠木,是培育黑木耳的好材料,廖代坤一面种好承包地,一面打起了黑木耳的大主意。他想,古人说,靠山吃山,就是要把山的资源变成开发山的资本。他到处请教黑木耳的种植技术,一有空就往书店跑,又到市场上探行情……心中有了底,手中有了牌,他就不声不响地干开了。当他收获了黑木耳的“第一桶金”后,苦巴苦干的乡邻乡亲们还在搂着土地做酣梦,廖代坤把他们从梦中摇醒,好不容易动员了四十多户,和他一起干起了黑木耳专业合作社,他当社长。从带头致富走向带动致富,对于一个农民来说是一次思想的飞跃,也是一次人格的升华。廖代坤一面给社员们传授黑木耳的种植技术,一面为他们解决一些生产中的具体问题,社员们笑称他是个“鸡母娘”。

农民是最看重结果的群体,效益很快成了大磁场,146户乡亲争着入了合作社,实现了专业社的第二次扩容。随着他的木耳逐步“分蘖”,丰富的根系开始向更远的山坡、沟壑延伸,廖代坤顺理成章地成了全县木耳专业协会的理事长,引领着开县黑木耳走向重庆,走向全国。2006年重庆农展会,他的黑木耳展台成了一大靓点,市委书记汪洋接见他时,称他是“农民致富的领头羊”。

红高粱也是山地的一种高产杂粮,有些人把它看得很贱,在廖代坤的眼里却是一棵棵摇钱树。他那独特的嗅觉和眼光,已经闻到了红高粱的酒香,看到了它的开发前景。他很快联络了一些骨干生产户,办起了“廖家白酒厂”,一炮打响,高桥镇家家户户喝廖家酒、传廖家酒。廖代坤当机立断在毗连的正坝镇开起了分厂,使“廖家白酒”迅速占领了两镇的白酒市场。有了黑木耳“蘖”磐的经验,他果断地实施“酒厂联农户”、“公司联基地”的连锁“蘖”磐战略,选择两个村1498户作为生产红高粱的专业户,形成了占地500多亩的生产基地,确保“廖家白酒”的原料优势。为了保证专业户的利益,他以高于市场的保护价全部回收高粱;同时又以入股的方式对他们实行“二次分配”,拿出纯利润的百分之二十,按回收高粱数额进行年底“返利分红”。基地规范与保价分红的连锁“蘖”磐,使农户与公司越裹越紧,越裹越富。2007年,基地专业户每亩高粱产值在1200元以上,每亩纯利润600元以上,专业户年收入按百分之二十的速度递增,破解了农民“增产不增收”的难题。

黑木耳驱动红高粱连锁“蘖”磐的大戏很快得到开县供销联社领导们的看好。他们正在苦寻正坝供销社企业改革的“破题”人,廖代坤成了他们的理想人选。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当上了供销社的主任,廖代坤的担子不轻松。他认真考察破产分流、资产重组的典型经验,结合正坝供销社的现实状况,将职工的管理优势和知识优势引向专业社和公司的做大盘强上,达到职工与公司互动双赢效果;同时他又带领队伍在供销社的废墟上动起了楼盘开发的大手笔,使供销社的破旧房子迅速增值。黑木耳和红高粱的“蘖”磐滚动,供销社改革得心应手,廖代坤又腾出大笔资金改建了一条道路,新建一个农贸市场,改善和优化了正坝街的人居环境,使楼盘销售一下红火起来。

    随着产业的几次“蘖”磐,廖代坤的眼光在不断拓展,思想在不断刷新。他迅速实现自己的小事业与县域经济的大事业的接轨并航,和他的兄弟廖鸿鸣一道,引进香港益丰公司2600多万元资金开发开县供销大市场之后,又说服广州一实业家投资7000多万元开发南山旅游景点,决心为打造魅力开县贡献智慧与力量。